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句
【鉴赏】那些让我瞬间飙泪的名句·bl篇
发布时间:2019-07-09
 

大家都知道扶苏是bl资深读者(溜

而我实话说吧

bl里的飙泪名句比bg多很多啊!

而且真的绝壁是广大读者都张口就来的名句

都是扶苏的心头好了

相信大家只要看了这些名句

没看过小说的也一定会爱上介款小说

请吃下这颗安利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杀破狼》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杀破狼》

“经年痴心妄想,一时走火入魔。”

——《杀破狼》

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杀破狼》

长庚却忽然俯下身,扳过他的下巴,问道:“你说有一个私愿,上一封信写不下了,下次再告诉我,是什么?” 
顾昀笑了起来。 
长庚不依不饶道:“到底是什么?” 
顾昀拉过他,附在他耳边,低声道:“给你……一生到老。” 
长庚狠狠地抽了一口气,半晌才缓过来:“这是你说的,大将军一言九鼎……” 
顾昀接道:“战无不胜。”

——《杀破狼》

“你若输,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你要死,我给你殉葬。”

——《杀破狼》

若我早生二十年,就把你抱起来偷走,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

——《杀破狼》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边城大漠如血的落日,玄鹰的身影时而飞掠而过,像一条拖着白虹的金乌,远近黄沙茫茫,平林漠漠,年幼的顾昀几乎是被震撼了。 
他们一直看着那轮恢弘的红日沉入地下,顾昀听见老侯爷对旁边的副将有感而发,说道:“为将者,若能死于山河,也算平生大幸了。” 
当时他没懂,而如今,二十年过去了。 
“大帅,”顾昀迷迷糊糊地想道,“我大概……真的会死于这山河。” 
……恍如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杀破狼》

至此,四海清平,山河依旧。

——《杀破狼》

“我真没力气再去把一个……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

——《杀破狼》

“第三杯,”顾昀轻声说,“敬皇天后土,愿诸天神魔善待我袍泽魂灵。”

——《杀破狼》

“我恨死你了。”长庚道,“我恨死你了顾子熹。”

——《杀破狼》

而那乌尔骨的尽头,有一个顾昀。 
……犹在千山万水之外。

——《杀破狼》

顾昀趴在酒坛子上,一动也不想动,话也懒得说,只是笑,一笑就停不下来,眼泪都出来了,一边笑一边想:“顾家就剩我一个人了。”

——《杀破狼》

(扶苏注:9102年了,我还在为我的子熹流泪呜呜呜)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魔道祖师》

江澄死死瞪着他,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落下。喉咙深处,挤出一声垂死般的悲鸣、一声痛苦的呜咽。

他哭着道:“……我要我的爹娘,我的爹娘啊……”
他向魏无羡要他的父亲和母亲。可是,向谁要,都要不回来了。

——《魔道祖师》

江澄大骂道:“魏无羡,究竟先违背自己誓言、背叛我们江家的人是谁?你自己说说,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姑苏蓝氏有双璧我们云梦江氏就有双杰,永远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这话是谁说的?!我问你这话都是谁说的?!都他妈被你吃下去了?!

——《魔道祖师》

不光是他,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全都不动了。
江澄,哭了。
他一边从眼中流下泪,一边咬牙切齿地道:“……凭什么……你凭什么不告诉我!”

——《魔道祖师》

他哽咽着道:“……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不会背叛云梦江氏……这是你自己说的。”
“……”沉默片刻,魏无羡道:“对不起。我食言了。”

——《魔道祖师》

耷拉着脑袋和江澄并肩走了几步,他道:“舅舅,你刚刚是不是有话要说?”
沉默半晌,江澄摇头道:“没什么好说的。”
要说什么?
说,当年我并不是因为执意要回莲花坞取回我父母的尸体才被温家抓住的。
在我们逃亡的那个镇上,你去买干粮的时候,有一队温家的修士追上来了。
我发现得早,离开了原先坐的地方,躲在街角,没被抓住,可他们在街上巡逻,再过不久,就要撞上正在买干粮的你了。
所以我跑出来,把他们引开了。
可是,就像当年把金丹剖给他的魏无羡不敢告诉他真相一样,如今的江澄,也没办法再说出来了。

——《魔道祖师》

“忘机把你藏在一个山洞里。我们到的时候,你呆呆地坐在洞内的一块石头上,忘机握着你的手,正在给你输送灵力,低声不知在问你什么。” 
“自始至终,你对他重复的都是同一个字。” 
“ '滚' 。” 

——《魔道祖师》

“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魔道祖师》

白色的绷带已彻底被染成红色,晓星尘满脸鲜血,没有眼珠,流不出泪水。 
被欺骗了几年。将仇人当做好友。善意被人践踏。自以为在除魔降妖,双手却沾满无辜之人的鲜血。亲手杀了自己的好友! 
他只能痛苦地呜咽道:“饶了我吧。

——《魔道祖师》

他在血泊之中,看到了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魔道祖师》

(扶苏注:9102年了,我还在为忘羡、云梦双杰和薛晓流泪呜呜呜)

推荐歌曲金弦的《林花又开》和双笙的《司南歌》

(网易云才有 我插不进来呜呜呜)

“我儿……我儿……”李渐鸿的嘴唇微微发抖。 
那声音仿佛令他活了过来,为他濒死的身躯注入了强大的力量,那力量破开夜空翻滚的乌云,现出晴夜之中灿烂的繁星。 
一道银河横空而过,伤痕累累的上京城中,千亿个水洼中同时倒映着这灿烂的星穹。

——《相见欢》

一墙之隔的长街外,李渐鸿终于闭上了双目,眼中那一点星光缓慢消失。他安静地躺在水洼倒映出的银河中,犹如躺在那一道光辉灿烂的银河里,嘴角微微牵着,就像平日里所见他此生挚爱的儿子时温柔的笑。
七月初七,天孙织锦,将那铺天盖地的星河覆上他伟岸的雄躯。七月初七,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七月初七,陈武帝李渐鸿驾崩。

——《相见欢》

我双手沾满血腥,已不能再回头;你父虽赦我之罪,我却不想你知道我曾犯下的滔天罪行。有些人生在白天,有些人生在夜晚,刺客大抵如是。那日渐鸿来后,我虽匆匆离去,却并未走远,半途更几次折返,见你很快便习惯父亲在你身旁,亦为你高兴。
——《相见欢》

那夜你与耶律宗真归家时,影队中人便埋伏在旁,不得已只得出手偷袭宗真,出此下策。即便如此,最终我仍错估敌人实力,乃至你父被贺兰羯偷袭身死。
你父入上京时,我赶回救援不及,贺兰羯在后追杀你与寻春,我竭尽全力,斩他一手,却因寻春伤我一剑,气力不继受伤。拖延时间后追到鲜卑山中,得知你与蔡闫失散,我遍寻不得,只以为你已身死;万念俱灰之际,顾忌你四叔无嗣,若无太子,恐怕朝中有变。你父驾崩后,武将更势大难辖,遂令蔡闫冒名顶替。
那日你归来,匕首送到宫中,蔡闫本想害你性命,被我先行稳住,以寂灭散令你假死。蔡闫却派影队跟踪我。昔时我躲避赵奎手下追捕时,曾两次从江下逃脱,便将你抛到江中,希望借江中暗流,送你上岸。
翌日我本想去江边找你下落,却被姚筝绊住,无意中被她发现我出城行踪,与武独追来。阴错阳差,你被武独救走,我遍寻许久不获,心急如焚,几次险些自尽了事。

——《相见欢》

我十六岁灭恩师满门,辗转塞外,杀汉人,也杀辽人、元人。至玉泉镇因守将死在我手中自觉罪已滔天,无人可赦。及至二十七岁与你相识,透过你,便望见这江山祥和日子,待此间事了,来日你登基为帝,料想中原大地,终将等到迟来的升平治世,恩仇已泯。

人谈我功过,俱可一笑置之,唯独你喜怒哀乐,常在我心头。古人有言“我有一杯酒,可以慰风尘”。

对我而言,兴许与你浅浅数年缘分,亦足以慰我平生。

纸短言长,不及细表;阅信之时,我或已回到鲜卑神山,终此一生。

来日遥望远方中原大地,知你远在江州,却与我同在一片灿烂星河之下,此生足矣。

——《相见欢》

段岭说:“布儿赤金说,谁都靠不住,只有靠自己。” 
郎俊侠嘴角微微翘了起来,问:“我也靠不住?” 
段岭:“你自然会保护我,可是万一你……也有危险,我怎么保护你?” 
“保护不了你”,郎俊侠随口说,“便是我失责,若有那一天,我不死,也会有人来杀我,倒是无妨,我死了以后,自然还会有人前赴后继地来替你挡刀吞剑”。

——《相见欢》

段岭说:“我还得等一个人,郎俊侠告诉过我,他会来。”  
“等谁?”李渐鸿问。
段岭想了想,说:“等我爹,郎俊侠说,我爹是个了不起的人。”
 日渐西斜,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凝固,窗外桃花离开枝头,旋转着飘向池塘,池中一声轻响,那是鱼儿冒出水面的声音。
 李渐鸿从随身的腰囊中,很慢很慢地取出了一个东西,放在案几上,发出一声玉石轻响,继而缓缓将它推到段岭的面前。
 “你在等它么?”李渐鸿的声音又带着些许哽咽。
 段岭的呼吸窒住了,那是一枚通体晶莹、犹如冰一般的半环形玉璜,玉璜上刻着四个字。
 段岭发着抖,摘下自己脖上系着布囊的红绳,战战兢兢地拿出另外半块,将它们并为一块云纹鹰羽蟠龙浮雕的无瑕玉璧,合为八个字。
盛世天下,锦绣河山。

——《相见欢》

“等一下!”段岭意识到了什么,说,“你要走了?你去哪里?爹!爹!”
 “是。”郎俊侠跪在地上,抬起头,牵着段岭的手不放,注视着他,“我到汝南去,便是为了找你,幸不辱命,如今你父子重逢,我的使命也已完成,上京之事,也可告一段落。”
“你……你不要走!说好会陪我的不是吗?”
 “也许,多则一年半载,少则数月,会再见的。”郎俊侠说,“但你有殿……有你爹照顾,哪怕你要中原的万里江山,他也能给你,我对你,已……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不要走,郎俊侠!”段岭的眼眶顿时就红了,郎俊侠却已微笑起身。
 “段岭。”郎俊侠说,“我只是你命中一过客,从今以后,你须得听你爹的话。这世上,若有一人会全心全意待你,再不欺瞒你,遇见危险时不顾性命来救你,凡事尽心竭力为你打算,除他之外,再无别人。”

——《相见欢》

辗转反侧,寤寐思服,征途十之已过其二,塞外风沙遍野,茫茫尘世,唯念你那小天地中花团锦簇,生机盎然。
人生在世,最得意不过手握山河剑,愿为君司南。

——《相见欢》

武独也不吭声了,长吁一口气,躺上床去,两人静谧无话,半晌,段岭正在出神时,武独一手从床上伸下来,横到段岭面前,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那么你给我记着。”武独说,“你的命是我救的,除了我,也没人能拿去。”
 段岭嘴角带着笑意,说也奇怪,他很快就睡着了。

——《相见欢》

 段岭看见了郎俊侠胸膛前的长刀,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郎俊侠却狠狠地推开他。
“不要……看。”郎俊侠口中溢出鲜血,一个踉跄,勉强站直,拔出胸前的长刀,咳出一口血,朝后仰倒。
段岭冲来,郎俊侠倒下,摔在段岭的怀里。
狂风吹了起来,卷着飞扬的雪,铺天盖地。

风雪之中,段岭跪在一片茫茫的雪原上,雪花飘扬,郎俊侠躺在段岭的怀中,艰难地抬起手,发着抖,摸了摸他的脸。
“郎俊侠……”段岭哽咽道,“你为什么要回来。”
郎俊侠的嘴角微微地勾了起来。
仿佛回到多年前,上京那个温柔的夜,他一样躺在雪地里,小时候的段岭艰难地抱着他,把他拖回房中去。
“因为……我……”
“想看看……你……以后……会……不会是……一个……很好的……”
“小……皇……”
“……帝。”

——《相见欢》

(扶苏注:9102年了,我还在N刷相见欢呜呜呜呜绝世好书不看悔终生!!!)

“我跟你妈说过,我如果现在死了,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我长这么大,就说了这一次狠话,你得......给我点面子。” 

——《竹木狼马》

“他们都不会明白,”他看着夏飞的笑容,“对于我来说,有一个能想一辈子的人,是件多幸福的事,每天,每分每秒,想起你是让我觉得我还活着的证据……”

——《竹木狼马》

我今天又听了听雨声,不像哭。有时候听着像,今天不像,大概我今天想你想得不算太厉害,想的厉害的时候我听喷头的水声都像哭。

——《竹木狼马》

温润的夏飞,坚定的夏飞,那么爱着张青凯的夏飞。虽然最后他不在了,只剩下张青凯一个人了,但是张青凯是夏飞一辈子爱过的唯一一个人,那也是极其幸福的吧。

——《竹木狼马》

(扶苏注:9102年了,我还在为张青凯流泪呜呜呜呜,看了这么多年文,这对仍然是我心中最虐TOP1,这个角色仍然是我心中最深情TOP1)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镇魂》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点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镇魂》

“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