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
【晋源民间文化】|城垣及其附属设施
发布时间:2019-09-09
 

来源晋源民间文化编辑:小静   投稿:15003461248


稽考地方史料,明太原县城从洪武八年(1375)始建,到清康熙四十七年
(1708)克绪而成,计历334年。自明景泰元年(1450)形成较完整的城池后,
其形似长方形,城墙周长七里,高三丈,城壕深一丈,东南西北各筑城门一道
东曰观澜、西曰望翠、南曰进贤、北曰奉宣。四城门外皆筑具有防御功能的瓮城,其瓮城(外城)门额,东曰东汾聚秀、西曰西兑金汤、南曰桐荫晋阳、北曰古原屏翰。并在筑夯土城墙时,一同筑起了上城墙顶的马道。到正德七年(1512)时任户部右侍郎兼左金都御史的王琼,告假回太原县东街家中奔丧母丁忧期间,向时任知县提议,经白晟与梅宁二任知县相继组织,建起了四个城门之上的重檐式城楼和四个城墙角处的角楼,使太原县城宏伟壮丽,更易防御,但此时的城垣仍是夯土而筑。及正德十四年(1519),擢升少师兼太子太师、兵部尚书的太原县人王琼,为了提高太原县城的防御功能,又督促太原县令吴方,在夯土城垣之上外垣缘处用砖以间隔五丈筑起高六尺的城陴。嘉庆二十一年(1542),本县东庄人,以浙江按察副使卸任的高汝行与王琼的长子王朝立等绅士,劝众输材,在时任太原知县等的配合下,组织人力、物力对城墙进行了补修,并在四周的城垣之上建筑了敌台共三十二座,极大地增强了太原县城的防御功能。隆庆二年(1568)知县王世业,又组织对城墙里端增宽一丈,使太原县城垣达到底宽三丈、上厚二丈、高三丈五尺的正梯形状,提升了城垣坚固防御的能力。万历十八年(1590),知县陈增美用僧人妙峰组织石匠在大井峪石厂开凿的石条,分别对四座城门洞两侧外墙和部分城墙进行了包砌。此事在清道光《太原县志》上有载:"石厂在县西北二十里大井峪,阎若璩曰:万历间有僧妙峰者,立愿于汾水上建桥,凿石于西山,石条几与山齐,惜此僧不久即逝,后所以包太原县城者,即此石也"。并在城壕之外环城筑女墙,形成太原县之羊马城(领通典·兵五》云于城外四面壕内,去城十步,更立小隔城,厚六尺、高五尺,仍立女墙,谓之羊马城”。亦作“羊马垣”),使太原县城的的城防工事又增了一道。又在女墙之外开挖了阔十丈、深三丈的护城壕,并用挖出的城壕土方,在城墙四周夯筑了五十一个城堵(亦称马面)。因"堵"与"都"同音,义为挡住、阻挡。时太原县辖城内外五十一都,故取五十一堵(都)捍城牢不可破寓意。在城壕侧栽植柳树以起固壕与改善生态环境之作用。又自城的西北处引进风峪河沟和智伯渠中的水,而入城壕,形成护城河,水经环壕后,从城的东南处迂回退于汾河,这样更增强了太原县城的坚固性,使其形成了一处拱卫太原府西南方向上的军事堡垒。崇祯间(1628--1644知县朱万钦与乡绅李中馥等劝率士庶捐金,并用砖包砌了东西北的三面城垣及其城堵,唯剩南城垣未包砖,《郜公保城碑记》曰:“原之城,三面具甓,土缭其一”是也。到清顺治戊子年(1648),知县郜焕元才将南城垣及其城堵用砖块进行了包砌,到次年郜知县凭借新包砌的南城墙镇压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军,微郜公保城碑记》曰:“…贼悉众自西南来,贼万长驱南门,二堞为火,赖新城坚不拔”。

     在以后的康熙十七年(1678)、二十年(1681)、四十七年(1708)北城墙
西城墙曾毁曾修,并对环城壕疏浚植柳。乾隆十五年(1750)、二十九年(1764)、时任知县又组织民工对损毁的部分段城墙进行了修葺。“乾隆三十三年(1768)七月初三日夜,大雨如注,风峪水暴发,浪高数丈,怒吼如雷,西郊尹公词、戏楼逐波倾圮,居民庐舍为之一空,坏西城四十余丈,越明年(1769)知县江二仪始为补葺,七阅月而工乃竣”(自清道光《太原县志·城垣》)。逮同治七年(1868)三月至光绪元年(1875)四月的七年零一个月的时间里,重修了太原县城的四周垛墙共计长八百五十四丈、高四尺五寸;补筑了东南马道九十一丈、西南马道八十七丈、北马道三十二丈、东马道七十丈、南马道一百二十丈;重修了北城外墙长三十一丈、高三丈一尺,并全部用砖包砌;补碹了东城门的石砼一层;补修四个城门扉一十六页,并全部用铁皮包门;又补修了四周城墙外损坏的基础共二十丈;重建了四个城角砲楼(原为角楼)共计二十四间、高一丈五尺、深一丈七尺、阔二十八丈八尺;补修了四座城楼;又补修了出现残损的城垣外墙,补修残缺外城墙时,全部采用磁灰嵌缝当时有科技含量的技术,以磁吸来犯攀城者的盔甲和铁制兵器,使其不能或延缓其发挥作用(引清道光《太原县志·城垣》)。
    从明初及清末近500年的时间,明太原县城经历了从始建到逐渐完善的曲折艰难过程。但其建筑布局承袭了古晋阳城“城池风翔余”的形制,成为继晋阳古城被赵宋焚毁水灌后,又一座屹立于晋阳古城南关之上的“凤凰城”。
    至民国初期,明太原县城的风貌基本如旧,没有遭到损毁,在抗战时期县城
的西北、西南段的城墙,被日本侵略者炸成豁口。解放战争中城墙上到处是弹痕炮伤,城门楼、角楼及一些寺庙被毁。1948年7月20日太原县城解放,进入崭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当时因一些干部的文物保护意识不强,只注重抓生产建设,便出现了随意拆毁文物的问题,如1958年晋源人民公社在北河下村兴建“万头猪场”时,竟组织村民拆下县城城墙上的砖石建筑猪舍,随后附近村的村民便纷纷效仿,乱刨城砖垒砌自家的院墙、房屋、猪圈、厕所等。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间,明太原县城中的许多文物古建又遭到了破坏。七十年代后,农村兴起盖房热,县城夯土墙被附近村庄的村民或一些生产队、学校、企业等用镐刨炮轰的掠夺式方法挖土,利用小平车、拖拉机、汽车等运输工具拉去垫房基,更有甚者,就近推倒一截夯土城墙而填平护城壕后,就地盖起了新宅院。经过此番较长时间的浩劫,使明太原县城的城垣人为损毁殆尽。现仅存北城门洞及其瓮城东残垣一段与瓮城门洞,西城门洞及其南北两翼一段残垣,西北隅残垣,原南门西侧的一截残垣等。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