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栏
信德图书连载〡踽踽独行--依纳爵·罗耀拉(65):健康每况愈下,1554-1556年
发布时间:2019-07-04
 


精疲力竭:


虽然依纳爵在行政工作上,继续亲力亲为,但体力已大不如前,1554年的大部分时间,他在床上度过。纳达尔被任命为副会长。1555年,他感到好些了,便签署了千多封信件,继续无微不至地处理会务。他梦想着分别在布拉格和墨西哥创立学院,在巴勒莫开办阿拉伯学院,并在塞浦路斯、君士坦丁堡和耶路撒冷办学。他爱不停地想象。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会士们尽量减轻他的工作。他们限制访客人数;将消息过滤,不向他透露任何令他担心的事;悉心照料这位倍受劳累的会长。医生要他多运动,向他解释“深度思考,特别是生动的灵修想象或俗务”所带来的不良后果,但都不管用。医生也为他的长期感冒和胃痛,推荐营养食品,但依纳爵只吃碎面包,兼且只是为吃给别人看,亦只会轻尝为他准备的小杯甜酒,然后递给其他人,说:“给你喝,你的身体比我差。”他睡得很少;他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踱步,思考、祈祷和工作。有时,为了排忧解闷,他会离开工作的地方。利巴德内拉告诉我们:“他会去阳台或去一个可以看到整个天空的地方。在那里,他会站着,摘下帽子,一动不动地举目看着天空一会儿。然后,他会跪下,在天主前屈身;之后,他会坐在一条矮长凳上,因为他虚弱的身体不允许他再做什么。这时,他会光着头坐在那里,泪水会滚滚而下,静悄悄地,没一句叹气,没半点声色。”尽管音乐能纾解休戚,他只偶尔听听。这里给我们记下人世间朴实无华的感人乐事:“有时,我们能为他做的最棒的事,就是给他烤四颗栗子,这似乎会赢得他的欢心,因为栗子是他家乡的产物。”


遗产:


重要的已经完成:耶稣会、《神操》和《会宪》都已被确认。1555年,依纳爵答应同伴们的请求,向卡马拉口授自己的生平,披露灵魂深处。同年,纳达尔离开罗马,他建议大家勿让依纳爵太疲倦:“我们最应关心的事,是我们的父亲应该多休息”,多让他在葡萄园或其他地方放松享受一下。纳达尔知道,他的憩息既不是躲懒,也不是心不在焉,而是活泼生动,兼有效益:“他既然跟天主那么熟络,并结合于祂,他的憩息就是在滋养和支持整个耶稣会。”


深居简出:


外表看来,依纳爵此时仿佛过着简朴单调的退休生活。15年来,即1541年至1556年间,他只离开过罗马5次。然而,整个世界以书信、新闻消息和发展事项的形式,进入他的斗室。他早期在罗马的使徒工作,很快便被行政工作和作灵修辅导所取代。他过着以信件和文件往来的隐蔽生活;他内退了,却始终很活跃;来来往往的耶稣会士令他不是独自一个;忠信的秘书朴兰考长伴身旁。他有一个卧室,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及一个连接工作室的饭厅。路过罗马的会士、耶稣会高层或“想做补赎”的客人,会在饭厅同他一起进餐。他不奢华,只爱贫乏,亦爱整齐清洁。他待客高雅、谦和,不失威严;他的礼貌远胜过他提供的食物。他穿着朴素的长袍和一件御寒的大衣,在房子里走动拄着拐杖。看到他在房子里,或走在大街上要去某个地方或探访某人,总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他少年时的金发早掉光了,短短的胡子上方,是一个鹰钩鼻和高高的颊骨。他的脸皮变黑了,或许因肝病面带微黄。严肃、和蔼的面容,反映他的持重和内修;有人说他的面容发光且富表情。从前那双闪烁的明眸,因工作、年迈和大量眼泪,变得模糊,失去光彩,却没失去明察秋毫的力量。他的凝视看透人心,令人无所遁形。


擅于聆听:


依纳爵不是个爱读书的人,但一直把多默·凯姆比斯的《效法基督》带在身边。他不是个知识分子,更不是严肃的学者。他没兴趣作宗教推测,也不喜欢争议,却喜欢肯定人的信仰。他不相信闲话:他不批评任何人,也原谅他人的过错。他的力量在于他的言语和行动。他对个别的人、人要面对的问题和具体事情感兴趣。他依靠自己的经验多于书本上的知识。尽管他从不是个杰出的传道人或教授,但他清晰、坦荡、锐不可当的言词,就是他最有力的武器。他说话不多,并且总是在经过大量反省之后才讲。他绝不夸大其词或说多余的话。他使谈话成了艺术,完全投入细心聆听,有时会发问。这样,他与人建立完全透明的关系。他是能与人进行亲密交谈的高手,给真正与他交流的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欢迎访问信德视频网:v.xinde.org

欢迎访问信德电子网:mall.xinde.org/book

点击阅读访问信德信息发布网,发布信息:mall.xinde.org/inf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