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栏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发布时间:2019-09-08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现在的你,还会不顾一切打卡网红店吗?

不知从何时开始,网红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但大多只是昙花一现。逐渐,人们对新事物的好奇被失望所取代。网红这个词,已经不再成为时热的盔甲。

回首20年前,那些通过自己努力晋升的初代网红,如今过得还好吗?为了寻找答案,我与摄影师在江汉路蛇皮走位,献上足印30000枚。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传承下来的,都是经典。本抱着这样的想法,却在一家又一家经典门口栽了跟头。终于认清事实:是时候要跟记忆里的味道,道一声再见了。

老吴记水饺馆:与记忆背道而驰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迄今为止,老吴记已有25年的历史了,店内的奖项招牌无数,无一不彰显着它曾经的辉煌。

无奈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7元一碗的虾仁馄饨,在小吃簇拥的水塔街,这价格算不上便宜,汤水无味,馄饨个小,虾仁消失,墙上的奖状显得略微讽刺。

随着时光飞逝,那些宝贵的品质:实惠、服务、美味,全都一去不复返了。而在岁月里沉淀下来的,大概就是翻了几倍的价钱,和老板的坏脾气吧。

小路易生煎包:味道一去不复返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可能因为是中午去,门口只有寥寥几人。

时隔数年,再次端起这碗生煎,咬上一口,并没有预料中的汤汁喷射,体温泛冷,一个下肚,还在与摄影师到处寻找:汤汁都去哪了?

虽然小路易算煎包界的扛把子,如今追捧它的人甚多。但对在水塔走过十几年的人来说,已找不回曾经攒下5元零花钱,吸溜一口热汤汁带来的幸福满足。

有间苕店:人去楼空 查无此店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最早是在民众旁边的小巷子,小一层的店面,浓郁的芝士香气在整条街回荡,热闹非凡。如今,门口只有张标着新址的手写纸条。

跟随新址找到新民众乐园3楼,依旧被喂了一肚子的闭门羹,同样的手写纸上标着新地址,有种在玩密室逃脱,层层揭秘的感觉。

最新址在武胜路凯德,此处应该有图片,但是没有,原因很简单,我走不动了。

看来是注定与它无缘了,别了土豆船、鸳鸯烤苕、芝士焗饭。用一句话代表我心最好不过了:萧 邦 ____ 在 乜 弹 ト 岀 莪 心 衷 恴 伤。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不得不感叹互联网的广泛,自从某音火起来以后,初代网红又重现辉煌,且,实力一直在线。

敖四烧烤:好吃到停不下来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每次去都被排队的人山人海吓跑,今日赶了个早,终于左拥鸡腿右拥鸡翅,成为这条gai上最靓的瘦仔。

在电烤箱里唱着爱的魔力转圈圈大鸡腿,散发着诱人犯罪的香气。一口两口,软嫩的不像话,一眨眼的功夫只剩下鸡骨头,肉都消失殆尽。

舔舔嘴唇意犹未尽,不顾摄影小姐姐的阻拦,重新站在队伍尾端,已经准备好再来一个!

阿里山蜜豆冰:自带催泪效果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前进四路这条街都在围挡,灰强高高耸立,周围的商铺都撤下招牌另寻安稳地,唯有阿里山蜜豆冰,明亮的招牌高举着正在营业,是这条街上唯一的彩色了。

以前在一中上学的时候,这里是学生伢的约会圣地,秘密据点。夏天与朋友们共享一碗,你一口我一口的嬉笑玩耍,随着落了灰的城墙一起尘封在记忆里。

从店里出来,想着佝偻着身子的韩爹爹,略有感慨。当初一起在这里共度美好时光的人都散了,何时能在这里重聚,重回往日光景?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且吃且珍惜。

火土肝:火得一塌糊涂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虽然在董家巷开了20多年,在某音上火得一塌糊涂,但瘦瘦这才第一次去,都不好意思称自己是个汉口伢。

从花楼街一路东穿西绕,辗转几次才找到位置,12点开业时间刚到,老远就看见排起了长队。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如何点餐与加酱的方式都是偷偷观察前面阿姨学习的,“5块钱牛肝、5块钱土豆、一个王中王、玉米肠”,要这样点才不至于看起来像个外码。

做法像炸炸,再淋上酱料,现切的牛肝很新鲜,吃不出腥味,炸过的土豆略带些生味,酱汁味道比较特别,油而不腻。红豆粥算是惊喜了,浓稠温和,深得我心。


蟹壳黄:幸福的载体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曾经坐527经过,只当是美甲美发一条街,迷糊中错过这家小店无数次。

1米左右宽的口子、老式玻璃橱窗、一张桌子,显得简单质朴。男的擀面团,女的塞馅料,甜甜的桂花香气在此弥漫。

21年来,他们只专注卖一种传统点心——蟹壳黄。

住在周边的人从小吃到大,不管搬去哪,想念起这一口,还会回来买上一份。一口桂花白糖,承载无数人童年幸福的味道。

粒粒香:一个时代的炒饭标志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循着记忆来到一中对面,又是人去楼空。新地址在友谊路,本想作罢,恍惚听见有人在呼唤我,一定是那碗粒粒分明的素鸡牛肉花饭,于是我们就徒步寻觅它去了。

新门店比之前要大气的多,大体格局没变,右边的黑板还是沿袭下来。但它现在不止有炒饭,还多了许多炒菜。

粒粒香原来叫爹爹炒饭,爹爹年龄大了,虽然不能亲自下厨炒,但是米饭依旧是爹爹亲自煮。

店内很多人都是从爹爹炒饭时代追随过来,边侃往事边往嘴里扒拉一大口饭,颗颗米饭扑簌簌往下掉,像水花般在桌上跳跃,在心底,不断溅起涟漪。

粒粒香,代表一个时代的炒饭标志,是当别人一说哪里的炒饭好吃,来一句:“那你一定冒qi过粒粒香,活结”。

刘二串串:汉味串串鼻祖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江汉路蛇皮走位,回首20年前初代网红兴盛衰落!



把它放在压轴,足以证明我对它的喜爱,这家已经开了20多年的店,非江汉路土著带你走,绝对找不到。

门口乃至马路上都摆满了桌子,露天撸串的这类光景,只在刘二可以看见。没有菜单,要点单得去后面巷子里的露天炸锅。

他家应该算是汉味鼻祖串串,在油锅内炸,分两个锅蘸:酱油锅与辣椒锅。最抢手的是牛肉,来晚了串串基本上就没有了。

但瘦瘦比较爱的是素菜,泡在酱油锅里别有一番风味。


/

不断有人在说,情怀已经不值钱了,

是因为期盼感往往被失望代替。

人们不想再去重温那些以前的店,

是不愿意自己内心尚存的那份美好,

被抹去、被污染。

但有些东西是经得起时光的考验的,

绝不会愧对你朝朝暮暮的思念,

哪怕身边陪你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

它也依旧保持最初的模样,守候在原地。

/

编辑 ▏ 奶 思

摄影 ▏ 曾 雪